学习啦——历史网 > 中国历史 > 民国 > 《军衔最高的间谍唐生明介绍》正文

军衔最高的间谍唐生明介绍

时间:2015-12-10 12:56:24本文内容及图片来源于读者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xuexila888@qq.com 耀聪 我要投稿

  唐生明(1906年—1987年),男,字季澧,湖南省东安县人士,国民党,也可能是世界上军衔最高的间谍。1926年毕业于黄埔军校四期,曾任长沙警备区代理司令,常桃警备区司令,国民党参军等职。下面是军衔最高的间谍唐生明介绍。

  人物简介

  唐生智四弟,湖南东安县芦洪市镇大枧塘村人。1930年任第四集团军第八军副军长、代理军长。1931年任军事参议院参议。1935年任军事委员会参谋。抗日战争初期,任长沙警备司令部副司令、代理司令。1938年春调离长沙,与常德、桃源警备司令酆悌对调。

  唐生明青少年时代受学于长沙明德学堂、湖南第一师范附属小学、兴中会中学。在一师范附属小学读书时,毛泽东来校任主事。民国13年(1924)春,入湖南省陆军讲武堂学习,同年秋结业,进入湘军第三师师部任参谋。民国15年4月入广州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同年10月毕业。

  北伐战争期间,唐生明曾任国民革命军前敌总指挥部警卫团长,后升任旅长、副师长。在此期间,他赞同国共合作,与许多共产党人结下友谊。民国16年“四一二”政变后,在共产党处于最困难的时刻,他一度以实际行动,表示对共产党朋友的同情和支持。在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中,他曾给予过枪支、弹药和军需物资的支援,并保护和营救过起义部队的一些伤员。陈赓到上海治疗养伤时,他曾给予帮助。

  民国19年后,先后任第四集团军第八军副军长、代理军长、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参议、军委会高级参谋。抗日战争初期,任长沙警备副司令、代司令、常德警备司令等职。抗日战争中、后期,受蒋介石亲自派遣潜往南京,充当蒋介石“三面政策”的重要执行人之一。抗日战争胜利后,他曾任国民党政府军统局设计委员、总统府参军、第一兵团副司令官等职。

军衔最高的间谍唐生明介绍

  1949年4月,唐生明积极参加湖南和平起义的活动,为湖南和平解放做了有益的工作,是湖南和平起义协议的签字人之一。湖南和平解放后,他出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一兵团副司令员。是年,赴香港经商,对“两航”起义做了一定的促进工作。新中国成立后,他任国务院参事,第三、四、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全国政协。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他不顾年迈多病,奔波于港、澳、大陆之间,为开展对外贸易和推动祖国统一贡献自己的力量。1987年10月于北京病逝,终年81岁。

  人物生平

  1938年初,唐生明任长沙警备副司令、代理司令。他这一职务被常德警备司令兼湖南第二行政督察区专员、区保安司令酆悌看中了,要与他对调。当时湖南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张治中也同意他们对调。唐是因他大哥唐生智的关系去长沙的,因不管事,张又不便撤换他,所以酆悌一提出对调,正合他的心意。酆很跋扈,但很能干。长沙是湖南省会,治安相当乱,正需要一个这样敢做敢为的人。而常德比长沙安静得多,所以唐也愿意去。

  我当时正在常德附近的临澧县军统局办的特务训练班任行动术教官,常去常德看望唐生明。有次他约我去他家中吃便饭,边吃饭他边提出希望我到常德去当他警备司令部的稽查处处长。我连连摇头说:军统的人事制度很严,不允许私人活动工作。他说这不是私事而是公事。因为他调常德时,军统局便照戴笠的指示,挑了一个黄埔四期毕业、唐的同班同学邓墨村去当他的稽查处长。邓为人拘谨,怕出事,大小事都向他请示。唐是一个不爱管事的人,所以不到一个月便感到这样太麻烦。而我和他过去认识,便希望我去。我还是认为邓墨村如果没有犯错误,没有理由调动他。唐表示他可以和戴笠亲自去说;唐的夫人徐来,还有住在唐家的戴笠的女友张素贞与我都相识,她们也表示见到戴笠,一定要他答应调我去的事。不久,戴笠从武汉去临澧特训班视察训练工作,路经常德,经他们三人一说,戴笠果然同意调我去接替邓墨村当了常德(以后改为常桃——常德、桃源)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处长兼第二区保安司令部侦察组组长。

  我刚到常德,军统局便派了几辆卡车到常德,由军统局特务总队一个大队长拿了戴笠的亲笔信给唐生明。他们先找到我,由我带去见唐。原来是戴笠上次在常德时,看到警备司令部一个特务连的士兵正在下操,他一眼看中了这个身材高大结实而且一律配备驳壳枪的连队,便向唐提出,要他把这个连的士兵、武器、装备等都送给军统。因军统局刚成立不久的特务总团三个武装大队还差几个中队。唐一口答应了。所以戴笠回到重庆便派人派车来常德接运这个连去重庆。唐看到戴笠的信后,马上把那个连的连长等找来,说他已把这个连送给军统局了,要他们通知全连官兵,加发两个月的薪饷,马上料理一下家务等私事,三天后便动身。我一看他那么随便就把一个特务连送掉了,反而有点着急,因为这个连不但担任警备司令部和稽查处的门岗警卫,而且城区有什么事,稽查处还随时要调动这个连去镇压。我便问他:“特务连送掉了,谁来担任警卫等工作?”他说:“我不是要他们三天后才动身,三天内我不就可以从区保安司令部指挥的几个保安团中抽调一个连来接替特务连的工作?”我这才恍然大悟:他早已胸有成竹,估计他答应了戴笠以后,便已作好准备了。唐生明刚到常德,还认为常德远不如长沙好玩,连吃的几家菜馆也觉得不合口味。不久,长沙大火,一夜之间城为瓦砾。在全国一致责难声中,长沙警备司令酆悌和长沙警察局长文重孚、保安团团长徐昆被拿来当替罪羊公开枪决了。我还清楚地记得,当这一消息传到常德时,唐生明和夫人徐来、张素贞和我正在参加常德商界举行的一次盛大宴会,唐一听连连拍着自己的脑袋,高兴地说:“如果我不调到常德,这顿饭早就吃不成了。”我也补充一句:“常德菜馆的菜虽比长沙差一点,但却安全得多。”在座的无不举杯祝贺,说他是名不虚传的“福将”。

  我为了调整稽查处的工作,花了不少时间把全城都跑遍了。当我去向唐汇报稽查处的工作部署情况时,他突然提出两个我不了解的地方叫我要经常派人去那里巡察。我很奇怪,他怎么会比我还清楚常德的地形。他毫无顾忌地告诉我:多年前,他大哥当第八军军长他当团长时,驻军在常德。他大哥对他管教很严,为了不让他晚上出去玩,就把自己的床拦在他的房门口,免得他出去。而这位风流惯了的弟弟等哥哥一睡熟,就从哥哥床铺底下爬了出去。第二天天快亮时又从床铺底下爬了回来。他的话刚说完,徐来便说:“现在你要晚上出去玩,我替你把房门打开,不让你再从床底下爬出去了。”唐听了一阵大笑,连说:“现在有这么漂亮的太太,打我也打不出去了。”玩笑开过之后,唐便告诉我,这是些暗娼居住的地方,最易窝藏盗贼,所以要加倍小心。

  我和唐在一起工作时,有一个口头约定:稽查处该办的事.我可以放手去办;即使是杀人杀错了,他也愿为我负责,凡事都可以先办了再去告诉他;但若涉及到共产党问题的案件时,却一定要先告诉他不准随便处理。我说是国共合作,共同抗日。我是知道如何处理的。他便很认真地告诉我:军统可不管什么合作不合作,抗战刚开始,在上海、武汉不照样秘密抓共产党?他还强调在他主管的地区内决不允许发生这种事情。我便向他保证:在常德地区和第二行政区内,我一定照他的指示办,不随便抓共产党和与共产党案有关的人。所以,在那两年多的时间中,这个地区虽然发现过一些与共产党有关的进步活动,由于唐的关系,没有造成捕人或行凶等暴行。

  有天我接到常德汽车站检查所长的电话,说司令官自己开车带两名卫士到检查站,坐也不坐一下,便站在检查站停车检查的公路上,不知道是要做什么?我立即赶去。只见他军服整齐地站在停车检查的栏杆前的公路上,朝从长沙来车的方向张望。我跑过去问他有什么事?他只向我摇摇手,要我去检查站休息,不要站在他身边。我便转身去和检查所长谈话。不一会儿,从长沙方向开来一辆小车,他上前去看了一下,马上向车内的人敬了一个军礼之后,便把手一扬,叫检查人员把栏杆高举,让汽车通过,车内的人也没有下车。唐看到汽车向沅陵公路上驶去,自己也跳上车尾随而去。我立即通知桃源汽车检查站作好准备,司令官陪送客人的汽车一到,立即举绿旗放行,不准阻拦,更不要办理一切登记手续。打完电话,我亲自在检查所等候。过了两个小时后唐才开车回来。

  他邀我上车一起到他的家,坐下来之后,我才问:“刚才是送谁走?”他先不答复我,而是狠狠地吸了几口烟才反问我:“你猜是准?”我摇摇头,心想许多人都说他是直肠子、存不住话的人,怎么今天居然能把这件事保密到这种程度。他见我猜不出,才用得意的口吻说:“我刚才护送出境的是周恩来。”我立即问他:“是不是共产党的副主席?”他连连点头。我真感到惊异,一位共产党的副主席打从我这里经过,我事前毫无所知,怎么向军统局作交代?

  他见我在思忖,也看出了我的心事,便告诉我,他是接长沙来的电话,知道周恩来要乘车经常德、沅陵去重庆,所以亲自护送出境,还打了电话给沅陵警备司令孙常钧,要他亲自负责护送出境。他说周恩来是他的老师,他在共产党中有不少朋友,过去共产党在平江、浏阳活动时没有枪弹,他还送过一批,后来这批枪也被拖上了井冈山。当时有人把这件事向蒋介石告了密,他只是挨了一顿骂。他说他什么样的朋友都交,他不管什么主义不主义,只要是认为可交的朋友,就是掉脑袋也不在乎。我从他家出来,立即用加急电向戴笠和军统局报告:唐生明护送周恩来过境,事前不告诉我,以及他和共产党人交朋友等。戴笠没有给我回电,只有军统局指示我:“继续注意,随时电告。”

  用人方法

  唐生明在用人方面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在他手下工作的人,可以放手做事,他从不在小事上斤斤计较。当时一般爱抓权的主官批公文时,往往详细、具体地批上自己的意见,要部下去办;有的则批交主管人员拟具体办法呈阅后再决定;有的对部下信任的便只批:某某单位办。而唐生明批公文时,大多是只批两个字,如交参谋处办的则批“参办”,交稽查处办的批“稽办”。他也不主动去查问批办的事如何?有时部下找他去汇报,他总是说:“办好就行了!”由于他这样对人对事,他的左右亲信便钻这一空子,常常使他上当吃亏。而最使他头疼的是常德警备司令部刚扩大为常桃警备司令部的时候,准备去桃源设一办事处,代行司令部职权。原任桃源县刘某,因任意鱼肉百姓,被人告发而免职。他一听要在桃源成立警备司令部办事处,认为这是一个大好机会,如果能把这个办事处主任弄到手,不但可以狠狠地报复一下过去告发他的人,还可以驾轻就熟,大捞一把。他不惜花本钱去唐的左右大肆活动。唐听了他的副官处长吕某的话,居然同意让刘去当桃源办事处主任。我听到这消息,马上就去见唐,力主不可再让刘某回桃源,即使要用他,也只能去第二行政区内给他别的职务。唐认为出过一次毛病的人,一定会谨慎小心,决不敢再乱来。

  不久,他发表刘某为常桃警备司令部驻桃源办事处主任。这个主任有许多地方比权大得多,因为抗战时期是“军事第一”,警备司令部根据紧急治罪法,可以先斩后奏。刘某上任后,除了用种种办法去惩罚告发过他的人外,连他们的家属也不放过,直至发展到借口乱杀人。有一次他竟先斩后奏一口气枪决了6个人。6条人命毕竟不是小事,死者家属到处去控告,连素不怕事的唐生明也感到有点麻烦。我力主把此人扣押交军法审讯,以免唐代人背过。唐还在犹豫时,刘某连夜弃职携眷潜逃。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只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唐生明,便带了两个特务跟踪追去。我估计此人一定是逃往云南,因当时云南还在龙云统治下,逃往云南的一些政治、刑事等犯,不能随便去逮捕,而且可以逃往国外去。我害怕他逃走了,一切责任都归到唐的身上。我赶到贵阳的第二天,刘某携带家眷才到贵阳,一下车就被我抓到了。唐生明把此人解押长沙去归案时,也自请处分。当时在湖南负责的军政首要大都和唐生明、唐生智有深交,对唐生明自请处分根本不当一回事,因为主犯刘某已逮捕归案了。不过当时驻在常德的二十二集团军副总司令兼洞庭湖警备总司令霍揆彰是陈诚系的骨干。陈诚系和戴笠系是对头,霍认为唐与戴有关,早就不满意唐,看到唐提出自请处分而竟没有人处分他,非常气愤,便向湖南省负责人建议,既有洞庭湖警备总司令部,常桃警备司令部没有存在的必要,请求撤销,只保留原常桃警备司令部稽查处,负责常德的治安,这样就等于是对唐的处分。霍揆彰本想把稽查处借此机会抓过去,派他的人来当处长,结果由于这些稽查处和警察局一贯是由军统的人担任,他没有能抓到手。稽查处改为军警稽查处,仍由我任处长,不过要受洞庭湖警备总司令部的节制。

  当我把这一切情况向戴笠和军统局汇报后,戴笠马上发来一电由我转唐,说有要事面商,传唐马上去重庆。唐接到撤销常桃警备司令部的命令后,即嘱副官处长吕某等负责办理结束工作,他自己则带着徐来和张素贞先回湖南东安老家去看望他的父母亲去了。他原来兼任的第二行政区专员一职,因一年多前便已让给了他的同乡冯天柱。此人做过湖南省民政厅厅长,资格很老,唐自忖搞行政不是内行,所以向省政府推荐冯担任行政专员,他兼的第二区保安司令也在撤销常桃警备司令部时,交由冯天柱兼任,结束工作便很顺利完成了。他走不久,我也被调往重庆。

[军衔最高的间谍唐生明介绍]相关的文章

Copyright @ 2006 - 2020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

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1

学习啦 学习啦

回到顶部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幸运28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官网 加拿大28 江苏快3